当前位置: 首页 > 首页轮播 > 正文
复工复产·调研行② | 栗文忠对话谈义良:养老不好做但总归要有人做 政府企业市场家庭动起来是关键
尽管养老这个事不好做,但总归要有人做,总归要有人领头。
中房报·首页轮播  2020-05-30 10:35
A+
尽管养老这个事不好做,但总归要有人做,总归要有人领头。

访谈者:

中国房地产报社社长、社委会主任栗文忠

嘉宾:

九如城集团董事长谈义良

高铁G163飞驰在绿色的原野上,从北京涌向南方。

5月19日,经过近5个小时车程,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此次调研的第一站——宜兴九如城,一个被外界视为中国养老行业的“坚守之地”。

掌舵者谈义良并未在宜兴,人在无锡。我们按照事先安排的路线,参观了宜兴九如城养老护理服务中心。因在疫情期间,仅做了少量参观,这里环境怡人,长者欢愉。

曾几何时,一大批进入者匆匆离去,坚守者也大多举步维艰。处于其中的九如城虽有困难,但因为笃定、认同,反而多了一份平常心,12年始成。

晚间,谈义良匆匆从无锡赶回宜兴。一顿简单的晚餐,一席深刻的谈话,他与他似乎相识已久。

“我在武汉的时候每天只睡4个小时,看到感动的事情就写下来。在武汉30天写了12万字。”

“平时每天睡觉会保证5个小时,每天早上运动一个小时,主要是5公里跑步与力量运动,这是习惯。这么多年,我已经跑了58场马拉松,因为良好的运动习惯,我工作起来也未曾感到疲劳。”

“‘养老’两个字要重新定义,老年人的生活是丰盛的,他们对于社会仍有很重要的价值,所以在九如城我们称老人为长者,在九如城机构内设置老年大学也是希望丰富他们的生活,实现他们的价值。”

“做养老要真心地去,不能概念化去炒作。企业家应该推动社会进步。”

“尽管养老这个事不好做,但总归要有人做,总归要有人领头。我时常想,如果全国能有100个九如城,有1万个像老谈这样的人,中国的养老事业将发展得非常快。”

几句简短的话,将谈义良工作状态与人生追求一一凸显。

交谈期间,两个人论起了年龄,一个说另一个“正当年”,一个说另一个“年轻有干劲”,一番交谈下来,满场欢笑

九如城集团起步于2009年,是一家集医、康、养、教、研、旅相融合的养老服务综合运营商。目前,九如城在上海、成都、重庆等20多个重点城市开设康复医院、连锁运营养老机构126家、社区中心562家,每年服务居家长者百万人。

今年两会,“养老”不出意料地再度成为热词。不仅政府工作报告中多处提及,多位代表委员也提出了“加快完善第三支柱养老保险体制设计”“优化税延养老保险政策”“加快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立法”“引进多元化主体投资养老产业”等多个养老服务相关建议和提案。

“这是生命的价值”

微信图片_20200530102856.png

九如城养护中心员工在向中国房地产报社社长、社委会主任栗文忠介绍养护中心相关情况。

栗文忠:今天参观了九如城有许多感慨,想问的第一件事情是,宜兴九如城门前的“口罩”雕塑是谁的创意,很有意义。

谈义良:我的设想,这是我从武汉回来后立马安排制作的,只用了短短一个星期就做成了。它有三层含义:第一层它是“口罩”,是当今社会最朴实最现实的需要;第二层是从正面看过去它是一个铠甲,希望保护好大家;第三层意思是“军舰”,代表着党和国家引领人们向前行走。

栗文忠:你去武汉的时候是什么感受,都有什么收获?

谈义良:实际上,在江苏支援队中,我是最年长的(59岁)。像我这么大年纪有一万个理由可以不去武汉,但我放心不下那边的老人,内心总是有一种呼唤。

到了那边后我们接手了当时一个风险较大的养老院,院长是一个女同志,几次介绍工作都在哭,我安尉她不要担心,我们来了,来帮助你们了。之后,我们的小团队就迅速展开了工作。在那边大家平均每天只睡4个小时,但干劲十足,因为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帮助别人。在武汉的33天里,我们看到了、感受到了很多,特别要感谢武汉人民,他们为中国赢得了战胜疫情最好的时机。

当时去的时候我们全是剪了头发去的,我的是儿子理的。

在圆满完成任务后,我们找了理发师来为团队理下发,因为种种原因,最后只有一个小伙子给我们理发,他一站就10多个小时。我们问他“你累吗?怕吗”?他就讲了一句话,“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在武汉抢救生命,你们都不怕为什么我会怕呢?”还有一个大姐知道我们需要一个大的消毒桶时,她全城跑了一天最终给我们买到了桶;“3.8”妇女节时,为了给女孩们买一束花,一个商店的老板自愿陪我们跑了半天。还有在我们即将离开时,一个小姑娘看我们在拍照就问我们是不是支援武汉的,告诉她我们是来支援武汉的后,回头就给我们买了两大袋子吃的,有零食有啤酒……这就是武汉的老百姓,朴实热情。

对于我个人来说,到武汉我也是害怕的,必定年纪在那。回到宜兴后嘴里全是水泡,喝口水都痛;但我认为去武汉抗疫是做得最对的事情,在疫情面前我们毅然前往武汉帮助有需要的人们,并且得到了反馈,就表明没有虚度2020年,这是生命的价值。

在做完第一次核酸检测全部是阴性结果,我睡了12个小时,完全地放松下来了,我实现了我的承诺,安安全全地把带出去的队伍平平安安地带了回来。

栗文忠:在武汉期间除了当地人的朴实热情感染着你们之外,你还想到了什么事情。

谈义良:3年前,九如城和日本企业就灾难下养老服务工作进行了交流,并形成了一些经验。所以当武汉疫情发生后,我们是用专业的服务帮助养老机构。武汉33天实践经验告诉外界,我们需要快速建立一个关于养老的防控体系。下一步,我们会实施“百城万院”计划,在100个城市挑10000家养老院进行专业讲座,对养老防控体系建设进行有效宣传。

“养老要真心去做”

微信图片_20200530103049.png

中房报调研组调研九如城上海青浦养老项目工地。

栗文忠:九如城为什么叫“九如”,这里面有什么寓意吗?

谈义良:“九如”两个字来自《诗经》,是一首祝寿的诗,“如山如阜,如冈如陵,如川之方至......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......如松柏之茂”,希望老年人如诗中所说。“城”就是想给老人创造一种让人幸福快乐的环境和氛围。

栗文忠:现在九如城在全国的布局如何?

谈义良:目前,我们已在全国20多个城市发展了126个机构,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有526个。

栗文忠:经营情况呢?

谈义良:九如城宜兴养老项目于2012年10月10日开始运营,当时地产界的名人郁亮、冯仑、胡葆森、杨铿等都来了。所有人看到我后都说养老很难做,你要小心。时隔7年后,在2019年年底的中城联盟年会上,又与他们见面了,也作了一些交流,他们又过来看了这个养老项目,当时胡葆森讲了一句话,他说,“我认识的老谈是比较认真的,他坚持的事一定能做成,将养老做成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”;冯仑说,“思想理念境界达到一定高度的企业家追求的往往不是利润”。

从上述地产企业人士的谈话可以得知,养老并不容易做,盈利很难。九如城运营12年投入了60亿元,第10年开始看到盈利,但仍然很艰难,但我觉得很值。

栗文忠:这个过程是如何一步步实现的?

谈义良:我是从2009年开始做养老的,九如城经过了三个三年,首先是拿出3年时间进行研究,充分深入地研究,光养老考察报告就写了100万字;然后是3年建设,在建设过程中不仅要摸索硬件建设,也要把养老的实践体系建设起来;接着是运行建设,将理论模型运用到实践中去。现在是第四个三年计划——三年超越的实施期。

栗文忠:什么是实践体系?

谈义良:以宜兴为例,当初当地人口110万,约有22万老年人口,预计到2035老年人口达到40万人口。这40万人口约有20%老人需要服务,是8万人。按照3年研究以及与国外数据对比分析,我认为1万人在机构,2万人在社区,5万人居家。当时我的梦想是让这8万老人享受到最好的养老服务,我所设计的实践体系主要是应对市场需求以及应对长者需要。目前,九如城有不同的养老服务体系,有高端的,每月收费在1万至1.5万元;也有低端的,每月1800元,包吃包住;也有社区服务、康复到家、教育服务等。

宜兴是县级城市,在宜兴实践了这个模式后我们进入到了地级城市,进入拥有380万人口的昆山;后来又进入到了1000万人口的徐州和青岛,九如城都在用体系化方式解决社会的养老问题。

栗文忠:在这个过程中什么是最难的?又是怎样解决的?

谈义良:是资金。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我们也联系过银行,最终都没有成行,后来只能靠自身。国内某大行就曾让我去北京开会要投养老行业,他们来了70人,有银行的、央企的还有政府的,我们5个人。我对他们说,如果你们想真正支持养老行业可以从两方面着手,一是将银行贷款利息降低到3%,二是给一些项目做反担保,每年拿出一部分资金扶持。他们听了之后表示要请示、要审批,最后不了了之。

这几年养老行业的运营也不理想,我们在前几年刚刚实现赢利。我们为什么还在坚持、还能坚持?主要原因是用自己的钱,实实在在地在做。很多公司做养老并不是真正的做养老,他们所看中的是背后的价值。

养老要真心去做,进入九如城的员工不管什么级别都要在一线做一个星期的服务员。我们的院长要查水表电表,连垃圾都称分量,要用心经营的,绝不是什么概念炒作。

“企业家应该推动社会进步”

微信图片_20200530103244.jpg

九如城员工向中房报调研组介绍康养中心情况。

栗文忠:你们未来计划要投入100亿元做养老,这个钱是从哪来的?

谈义良:主要是通过房地产行业,要不然养不活养老产业。

栗文忠:你认为什么时候算是成功了?

谈义良:我认为做到两个9年计划完成,我的模式就成功了。我们还在做另外一种养老方式——小群体养老,主要针对60岁以上老人,现在这种模式已经做了一年多了。今年争取做到3-5个,在全国风景名胜区进行布点,20亩地就行,这种模式也有市场。

栗文忠:你怎么评价自己做的事情,以及价值?

谈义良:我总是认为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中国最好的时代、最好的社会,总想做些事情,这种感觉不是今天才有的。做养老也一样,尽管这个事不好做,但总归要有人做,总归要有人领头。我时常想,如果全国能有100个九如城,有1万个像老谈这样的人,中国的养老事业将发展得非常快。尽管有些企业比我们营业收入好,他们创造了社会财富但很难推动社会进步;而我认为,企业家应该推动社会不断进步。

| 中国房地产网 | 编辑:本站编辑| 2020-05-30 10:35

标签:复工复产
展开全文
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

热门评论(0)

中国房地产报

房地产行业门户

打开APP
Close modal

TOP